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

台北永春 三四郎 串燒居酒屋


三四郎串燒居酒屋位在永春站旁,步行約兩分鐘。自從住在永春之後,就一直久聞三四郎的大名,雖然每次講到它,腦子都是姿五六郎,但松山永春一帶,串燒店居酒屋的老大,應該就是它了。

三四郎不管外觀或是內部裝潢,都是十足十的日本味,吧檯桌椅的配色和質感,就是一間古町屋的樣子。看似不甚大的空間裡,其實滿座應該也有個三十人之數。


第一杯當然還是先來啤酒。跟酒窩一樣,是Orion的生啤。說到生啤酒,台灣居酒屋裡最大宗的,大概就是Asahi、Kirin和Orion了,在冰涼的狀態之下,口感香氣各擅勝場,我都很喜歡;但說到不冰的時候,我覺得Orion可能是最不好喝的...因為溫度升高之後的麥子味,已經足以讓我聯想到爆喝之後的下場,讓人心生恐懼。扯遠了,女友喝的是荔枝啤酒,不過不曉得是三四郎自己調製,還是瓶裝現成。甜甜的,很適合平常少喝的人嘗試,但對喝慣啤酒的人來說,就過於甜膩了。


烤牛小排。牛排切成大塊串成串燒,味道還不錯,肉汁也還在,只不過熟度大概已有七分,如果再生一點點應該會更好吃。


烤豬五花。豬五花肉感覺像是煎過之後灑上蔥花。可是也是過熟了,口感偏柴,表面太乾。在台北的居酒屋,試過幾次豬五花,但均比不上去日本時所吃到的滋味。在福岡的各家屋台或居酒屋裡,豬五花一律都非常好吃,口感彈牙脂香滿溢而不膩。有人說是因為品種加上水質所孕育出的結果,我想這就是所謂的「風土」吧。


北海道鯖魚。薄鹽醃製過的鯖魚,表面烤得金黃微焦,魚肉依然多汁,鯖魚油脂燒烤後特有的香味濃郁,好吃。不過這種經過醃漬後的鯖魚,不管是北大西洋還是花蓮抓的,我覺得都相去不遠,差別在於火候掌握罷了。


明太子山藥。厚切的山藥應是先烤過後,再抹上明太子醬並燒炙。山藥口感由爽脆至滑溜,再和明太子醬一同在嘴裡攪和。雖然我覺得明太子山藥是道千篇一律而普通的菜,但我始終佩服第一個把明太子和美乃滋拌在一起的人。三四郎的明太子醬似乎還加進了蜂蜜(?)有著一股淡淡的香甜味。

鮭魚卵炒飯。蛋炒飯的香氣讓我想起台菜海鮮餐廳的炒飯,是我喜歡的那種味道。蛋炒飯裡和著碎鮭魚肉,炒好後擺上一些鮭魚卵,香氣熱度均足,好吃。


最後加點了熱清酒。三四郎的基本熱清酒款是夢乃寒梅,相較於一般常見的黑松白鹿、大五郎等,硬是特別了一些。酒的溫度不致燙口,一入口相當溫順,酒香非常親和,沒有酒精的苦澀,也沒有因高溫而變得嗆鼻。很好喝的熱清酒,若不是要趕著回家,真想再喝一壺。

雖然三四郎串燒類,這次並沒有很吸引我,但畢竟沒有吃到雞肉類,還是會想再來一次,並且吃吃看其他的下酒菜。下回也想要試試外場大姊推薦的「赤武」清酒!


三四郎串燒居酒屋
台北市信義區松山路340號 (18:00-01:00)
02-8787-5600